Andre Kruysen

Kruysen 偏好運用光線及建築結構融入到他的作品。他刻意讓雕塑作品騰出空間,迎合他對建築上的看法。近年來他以混亂無章和複雜的藝術語言來針對日益複雜的視覺世界,追求內心的平衡。在雕塑碩果僅存的空間裡,他運用日照光線來突顯作品靜止的狀態。他以雕塑靜止的狀態跟現在紛亂的世界造成強烈的對比,這可說是作品基本的創作意念。

Kruysen 以雕塑表達他對現代主義建築的濃厚興趣及他對大自然的看法。

現代主義建築對人類創造的新世界充滿希望。人類以狂妄自大的態度面對世界並帶來巨大的破壞。大型建築物開放了空間放置雕塑,雕塑不是只有裝飾的作用,而且能定義公共空間。

人類視大自然為商品,而它同是為人類帶來自然災難,著名的分別有美國賓州的落水山莊及巴西利亞的城市。盼望最終能為我們帶來悲劇,Kruysen 的大型裝置在建造及消滅取得一個平衡。在現代主義舞台劇,面具抽象地表現了肢體的活動,他讓面具代表大自然的靈魂所在。

Kruysen 在海牙Royal Academy for the Visual Arts (KABK) 及阿姆斯特丹 Rijksacademie 接受教育。他的展覽遍佈世界各地,包括波蘭及日本,最近在紐約放置雕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