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argriet van Breevoort

人性往往吸引著Van Breevoort:人有的情感,對萬事萬物有所觸動被是為自然現象。人們任意在世上留下或帶走足跡。只要人類觸及未開闢的大自然生境,他們都會變得混濁並且被扯到人類的花花世界。Van Breevoort 希望處理人和他們的情感,面對和克服生活上的轉變,她尤其留意到現今人們為世界光速流動的世界疲於奔命。

她以超現實主義創作雕塑作品,但以現當代工藝鑄造。觀眾會被作品的外形吸引,但近距離觀看又會被悲傷的神情所卻步。Van Breevoort 渴求配合她所想像的完美作品。

完美主義與異化這兩個概念互相排斥,但真亦假時假亦真,藝術作責任就是慫恿觀眾相信不可能為可能。